kc5dq火熱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ptt-第434章 耶耶竟然自投羅網?相伴-dip09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当阿史那贺鲁被唐军击败,狼狈逃窜后,漠南和漠北再无一个势力能挑战大唐,各部族都在大唐的统御下休养生息。
几年下来,部族人口增长,羊群也渐渐庞大,伴随着这些的是渐渐滋生的野心。
普哈一直在蛰伏着。
阿史那贺鲁干净利落的失败并未吓到他,反而激起了他的野心。
阿史那贺鲁就是个蠢货,若是换了我来,定然能成功!
人都是这样,看到别人失败后觉得自己能行。
除非是去尝试,否则他们永远都无法认清自己的真实实力。
普哈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觉得自己英明神武,甚至做梦都梦到了自己统帅着无数人马纵横草原的场面。
就像是历史上那些眼高手低的人一样,在阿史那贺鲁干净利落的失败后,普哈就决定造反。
此刻五千对五百,他觉得自己必胜。
“万胜!”
欢呼声中,拔野古部崩溃了。
“可汗!”
忠心耿耿的卫士喊道:“我们该走了。”
普哈的嘴唇在哆嗦着,“不,我们还能反败为胜,唐军坚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败了!”
“可汗快走!”
前方,那个年轻的唐将已经杀来了。
那笑容是这般的狰狞,仿佛普哈就是他的功劳。
贾平安也确实是这般想的。
安抚同罗部的功劳还行,但达不到让他回归长安的地步。
神之皇骑
击败叛逆,斩杀敌将,这个够不够?
他不知道,但觉得应当差不多了。
“敌军败了!”
普哈被人簇拥着掉头就跑,顿时这场遭遇战就打成了击溃战。
“小贾!”
唐旭在狂追,可他的马比不过阿宝,只能在后面吃屁。
“小贾!”
朱备渐渐超过了他,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眼神怎么有些古怪呢?
唐旭回头。
MMP!
他不禁想狂骂。
他的战马腿上不知何时套上了一根缰绳,幸而没有缠住双腿,否则战马一旦突然绊倒,他也会被甩出去,基本上预定了一个阵亡名额。
他停下解决了此事,再度上马,战马欢喜的长嘶一声,然后开始追赶。
那些敌军在四处逃窜,这给追杀制造了极大的困难。
唐旭努力追赶,可怎么都看不到贾平安的背影。
“那个小子,胆大包天!”
追杀一直延续到了第二日。
“敌军大半被杀,该回去了。”
唐旭终于追上了最前面的一批人。
“武阳伯呢?”
有人说道:“武阳伯带着十余兄弟,说是去追杀普哈。”
大秦第壹皇 我仰望白富
“这小子……”唐旭想骂人。
……
贾平安带着十余人,一路跟着马蹄印追杀而去。
“武阳伯,该回去了。”
随行的副队正焦麻指指前方的马蹄形,“普哈随行的该有百余骑,而前方……咱们没向导。”
在这等季节,一旦失去方向感,这十余人将会死于冻饿。
“不,你看看这些马蹄形。”贾平安指指前方,“看看,是不是有些稀疏?这说明普哈的麾下军心尽失,此刻只想逃命。可他们没粮食!”
“是啊!这一路校尉都在提醒咱们带着干粮和水在身上,当初不知为何,此刻却是能救命。”
再走半日,前方一匹马倒在了边上。
焦麻下马查看,“武阳伯,他们杀马取血了。”
贾平安走了过去,就见战马的动脉那里被开了个口子,此刻冻的硬邦邦的。
在绝望时刺马喝血,这是保命的要诀。
但这是刺,也就是刺开血脉饮血,随后伤口渐渐封闭,战马依旧能活着。
这特娘的竟然开口子,分明就是饥不择食了。
“他们熬不住了。”
众人不禁欢呼。
“武阳伯果然是深谋远虑。”
立功的憧憬让众人精神一振,旋即继续追击。
当天下午,路边再度出现了死马,而且还有三具尸骸。
“是被砍杀了。”
三具尸骸都找到了伤口,而且身上被剥的光溜溜的,亵裤都没留。
“这是自相残杀。”
第二天凌晨,前方出现了一骑,看着人马都摇摇晃晃的。
听到马蹄声后,这人高举双手叫喊。
“问他……”
焦麻问道:“普哈何在?”
这人摇头,茫然,就指指前方。
“走!”
一阵风吹过,唐军不见了。
这人狂喜了起来,呼喊咆哮。
可转过身,寒风吹过,他打个寒颤,“回来,我知道他在哪?”
寒风卷走了他的话。
“我会大唐话!”
这人哭喊着,渐渐消失。
————
在这等地方,没有补给,能熬过明天就算是他运气好。
……
幻翼法師 煙墨清秋
“别停!”
普哈喘息着,身后数十骑紧紧跟随,但因为缺乏补给的缘故,此刻人人如恶狼般的,两眼闪烁着绿光,脸颊瘦削,白惨惨的十分吓人。
有人在相互使眼色,有人在嘀咕。
弄死他!
两个铁勒人打马靠近了普哈。
他们的马喘息的厉害,双眼无神。
一人拔刀。
“杀了!”
普哈一声厉喝。
身边的侍卫翻身冲杀,再回头时,两个铁勒人落马。
“可汗,喝血!”
普哈下马,侍卫割开了马脖子上的血管,战马站在那里打颤,普哈把嘴凑上去,贪婪的吸吮着。
那些人都在排队,急不可耐的就像是要去享用美食。
战马渐渐不支,打颤着倒在地上,有人拔出横刀,破开马腿,割一块肉下来,就这么热气腾腾的啃噬。
“可好吃?”
这人抬头,脸上全是马血,幸福的道:“好吃!”
马心被取了下来,奉献给了普哈。
他一口咬去,血淋淋的咀嚼着。
“都安心。”他吃了马心,在身上搓搓手,和颜悦色的道:“虽然失败了,可咱们还能去投奔阿史那贺鲁。”
有人担心的道:“可阿史那贺鲁和铁勒是世仇!”
“可他失败了,所以他需要汲取各方的人马。还有,我当年曾经救过一个突厥贵族的命,那人就在阿史那贺鲁的麾下,只要寻到了地方,我保证,你们都将成为头领。”
希望重新被点燃。
唯有两人蹲在地上,神色木然。
什么救过突厥贵族的命,这等话哄哄这些在绝望中失去了思考能力的蠢货还行,但凡聪明的,都知晓这不可能。
若是遇到了突厥贵族,普哈只会斩下他的头颅去请功。
所以,这只是缓兵之计,让大家继续跟着他去送死。
那二人蹲在那里,低声说着。
歇息了一刻钟多一些,众人再度上马。
一路缓缓而行,左边有一片林子,普哈欢喜的道:“去弄些东西,想办法生火。”
有人说道:“烟火怕是会引来唐军。”
普哈坚定的道:“唐军在这等时候不会再来了。”
众人进了林子,寻了些枯枝点火。
有人杀了一匹马,喝了马血后,烤马肉吃。
“可汗,你为何不吃?”
普哈站在边上,目光平静,“你们才是我的根本,你们吃饱了,我就饱。你们饿,我就算是吃着最肥美的羔羊肉也会饥肠辘辘。吃吧。”
有人感动的落泪,那两个老鬼却只是低头吃马肉。
普哈在周围转圈。
他突然叹道,“这草原……”
十余人缓缓放慢了咀嚼的速度,身体弓起。
普哈向外走去。
那十余人突然拔刀劈砍同伴。
那些正在吃烤马肉的铁勒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有人被当场砍死,有人挣扎着窜起来。
鲜血喷溅在了正在炙烤的马肉上,以及篝火里,发次嗤拉、嗤拉的声音。
那两个老鬼却第一时间就蹦了起来,不是反抗,而是扑向了普哈。
“可汗!”
前方的普哈回身,拔出横刀,狞笑道:“杀光他们!”
两个老鬼扑了过来,三人厮杀。
普哈的刀法意外的好,但两个老鬼也不差。
最后有侍卫来援,合力斩杀了两个老鬼。
普哈的大腿挨了一脚,但问题不大。他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带着侍卫们补刀。
“可汗……”
一个胸腹处挨了一刀的男子一边哀求,一边往后退。
普哈毫不犹豫的一刀砍去。
鲜血溅在了他的脸上,他舔了舔,精神一振,“把火弄大些,如此,唐军追来,定然会先在这林子里到处搜索,咱们就能趁机远遁。”
“赶紧烤肉,咱们带些走。”
刚才一阵砍杀,他的侍卫们死了三人,此刻仅存的八人有人烤肉,有人剥那些人的衣裳。
普哈得到了最好的一件,他披在身体外面,觉得暖和了些。他笑道:“唐人想追杀我,想拿了我去请功,可对于草原他们知道的太少了……”
马蹄声骤然而起。
“是唐军来了。”
普哈看了外面一眼,“撤!”
他刚上马,眼角就瞥到了人影闪动。
瞬间他就明白了马蹄声的来由。
他低估了追兵的速度,这些追兵及时赶到,在看到烟雾后并未着急,而是缓缓……他刚打赌,追兵甚至是下马步行,一步步的逼近,直至发现了他们,这才上马出击。
这般狡猾……
普哈上马就跑。
“放箭!”
箭矢飞舞,那些侍卫纷纷落马,能跟上的不过三人。
普哈策马在林子里逃窜,但速度却起不来。
追兵也是如此吧。
他回身看了一眼,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唐将。
此人的战马格外的神骏,在林木间轻松的奔驰,关键是……他的战马竟然不怕马蹄被伤到。
贾平安挥刀,只顾着逃窜的三个侍卫一一落马。
“普哈!”
普哈回头,就看到横刀闪过。
刀光反射,他眯眼,心中一片平静。
横刀突然变了个角度,从他的头顶上掠过,贾平安顺势一肘把他打下马来。
普哈落马就想跑,可后续的追兵来了。他站在那里,看着年轻的唐将下马走来,就问道:“你是谁?”
年轻的唐将笑道:“大唐武阳伯!”
横刀指着他,“弃刀,跪下!”
长刀落地,双膝跪下。
这是草原的法则,当你彻底失败后,那么就放弃抵抗,把未来交给胜利者,包括你的妻儿。
“绑了!”
贾平安回身,焦麻兴奋的过来,一脚踹翻普哈,用绳子绑住了他的双手,旋即喊道:“起来。”
普哈老实的跟在后面。
“咱们立功了。”
那些军士都欢喜不已。
臥底皇後 貓小貓
跟随将领追杀敌酋,最终成功,这等功劳在军中封赏最厚。
焦麻把普哈交给麾下,拱手,“若非武阳伯,敌酋遁逃,此战功劳减半。如今我等都能沾光,多谢武阳伯。”
军士们拱手,“多谢武阳伯。”
功劳到手!
皇城外斩杀了宋勉,虽然有宋勉辱骂在前的由头,但这个罪责不小,需要大功才能功过相抵。
第一功是安抚同罗部,并且效果好的惊人;第二便是和老唐谋划,用诱饵引来了普哈,随即击败叛军,最后更是追击生擒普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两个功劳够不够?
贾平安觉得差点意思。
要不……在这里扎根?
贾平安的脑海里马上浮现了两个人。
我的大长腿和娃娃脸啊!
若是能带着她们一起来也就罢了,但按照惯例,去边疆的官员和将领少有能带家眷的。
随后的归途因为马多,所以很是惬意。
两天后……
一个部族出现在前方。
我特么见鬼了?
贾平安揉揉眼睛,可这个看着有数千人的部族里,此刻炊烟渺渺。
室友不直
这不是海市蜃楼。
“我们走错地方了。”
“赶紧走。”
“来不及了。”
部族里牛角号长鸣,数百骑冲了出来。
“这么快,说明他们很警惕。”
贾平安依旧很镇定,焦麻他们却有些紧张。
“武阳伯,杀了普哈,你带着人头回去,咱们……”
“镇定。”
焦麻带着十余人哪里挡得住对方?
五百人对五千人能胜利,那是因为五百骑聚集在一起是一股巨大的力量。而十余人对数百人……除非李敬业在此,否则贾平安会选择另一条路。
紫血龙珠
“都到我的身后来。”
焦麻问道:“普哈呢?”
“他……随意。”
贾平安笑了笑,恶意的让普哈打个寒颤。
“武阳伯……”焦麻还想尽最后的努力,劝说贾平安离去。
创世六界
“你等跟着我出来,那么就跟着我回去。”
贾平安摆摆手,焦麻拱手,喝道:“拼死保护武阳伯!”
数百骑迅速而来,从左右分开,围住了他们一行人。
战马不错,衣裳有些乱,兵器也不算是齐整……这个部族看来强悍,但不够富裕。
一个披着甲衣的男子上前,一头长发披着,黝黑的脸上全是狠辣,用生涩的大唐话问道:“唐人?”
周围的人举刀。
焦麻心中一紧,给了麾下一个眼神。
果然,人人都说大唐话……贾平安微笑道:“我来自于长安,奉命来此是安抚各个部族。”
“使者?”长发男皱眉,还看了普哈一眼。
贾平安介绍道:“我们遭遇了叛军,这位叫做普哈,来自于拔野古部的叛逆头领。我在安抚同罗部时听闻此人反叛,就领军击败了此人的大军,随后一路追杀,没想到竟然到了这里,尊敬的兄弟,我们并无敌意。”
长发男面色稍霁,点头道:“跟着我们来吧。”
这伙人先前一看就是要动手的模样,可没想到贾平安一番话后,竟然就缓和了。
身后的焦麻仔细揣摩了一番,发现贾平安一番话竟然颇多含义,先是介绍自己的身份,解释了来此的缘由,却趁机展开威慑:拔野古部知道吧?比你们大多了,此刻他们的首领凄凄惨惨的在这里,你们想做什么先得掂量一下。
而介绍身份就更有意思了,贾平安说自己来自于长安,对方脑补这是来自于长安的使者……这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猜测的。
妙啊!
进了部族里,焦麻等人被隔离在一边。
“武阳伯!”
焦麻想跟着去。
“安心。”
该死不得活,在这等时候唯有镇定才能自救。
贾平安对长发男微笑道:“你要知道,他们作为保护使者的人,若是我出了事,他们将会被处死。这很残酷,但这是皇帝的尊严,我也别无选择。”
唐人的使者……记得当年有人杀了唐人的使者,随后就开战,最后……
没什么最后了。
长发男带着他进了一个大帐篷里。
敞篷里坐着一个四十余岁男子,须发斑白,目光锐利。
“我叫做木巴。”男子手中端着酒碗,喝了一口后,淡淡的道:“你带着长安的气息……”
这你也能看出来?
贾平安觉得木巴有些装比。
木巴看了长发男一眼,“那一年,长安了个使者,随后铁勒各部就说要修建一条去参见天可汗的大道。那个使者我依旧记得……昂首挺胸,目光逼人。”
原来是有前辈为我打了前哨啊!看样子事儿简单了,弄不好还能有个完美的晚餐。
长发男过去低声说了些什么。
木巴的目光不断看向贾平安,偶尔竟然有凌厉之色。
这是想动手!
为何?
大唐在漠北这些年的统治并不过分,但贾平安知晓,铁勒诸部都在憧憬着建立一个以铁勒为主的庞大部族。后来突厥再起,铁勒诸部接受了突厥人的统治,直至回纥崛起……
但……
他发现普哈在笑,笑的格外的畅快。
“这不是铁勒人,是突厥人,你死定了。”
尼玛!
贾平安这才发现虽然这个部族外面看着和铁勒人差不多,可在这个帐篷里仔细观察,就能看到一些突厥人的东西。
大唐和突厥可是死仇,大唐使者来到了突厥部落……
耶耶竟然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