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tj好看的都市言情 魔臨 愛下-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封刀!推薦-yhgui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当靖南王出现在这里时,
李飞清楚,
自己在这蛮族王城的戏份,结束了。
他伸手,抓了抓自己妻子的手,他没怪伊古娜,没什么好怪的,也没资格去怪。
他有些庆幸,不,是无比庆幸,自己,能活下来了。
在今日之前,他其实从未见过靖南王。
但正如大燕的百姓们所想的那样,提起靖南王,大家都讳莫如深,但如果知道下一场大战是由靖南王挂帅出征,那基本就十拿九稳了。
除了军中之人,很难有人会爱戴他;
但他在哪里,
哪里的人,就能心安。
这就是,大燕的军神。
见着了田无镜,
且被对方嘲讽是个杂种,
萨勃多没生气,
至少,没直接上去和对方拼命。
如此局面之下,王城陷落,近乎是板上钉钉的事,镇北军铁骑的忽然杀入,局面的崩塌,已经不是几个高手就能挽狂澜于既倒的了。
他的左手提着伊古邪,身形迅速地后退。
他认输了,
他不认为自己能够在大燕南王的阻拦下,还能杀得了那个世子。
但可惜,
他想退,田无镜却没打算让他退。
换句话来说,
田无镜今日来,就是为了杀人的。
只有死去的蛮子,才是最好的蛮子。
萨勃多撤离时,田无镜也动了。
而后,
在下一个瞬间,
田无镜出现在了萨勃多的身侧。
很近,很近,
这速度,快得让萨勃多难以置信。
不过,到底是强者,到底是高手,所以在此时,他马上明悟过来,不是田无镜的速度快到超出了武者的常理,事实上,田无镜并未以脚蹬地,凭借体魄之力将自己如同投石机的石块一样抛射而出;
而是,
在其说出那句:
“谁,才更像是个杂种?”时,
他就已经用方术,进行了转移。
是的,
你以为大名鼎鼎的大燕南王在对你开嘲讽,
不,
他没这个闲工夫,
他其实是在迂回。
方术做幻境,留下虚影,本人早就预判到这位蛮族的右谷蠡王,和曾经的左谷蠡王沙拓阙石不同,他会选择最为明智地退去,带着王庭的血脉。
大概就是,
我预判了你的预判,且在你预判之前就做出了选择。
当年剑圣就曾对郑凡很是不满地抱怨过,
他田无镜竟然用兵法上的招式来做江湖对决,简直就是欺负咱江湖人脑子没他会用,完全不讲武德!
那时候的老田,实力还没这般强,以自身体魄气血去耗那剑圣剑气,同时布局,最后,以方术成阵,击败了剑圣。
单挑赢得剑圣,曾是大燕南侯武力巅峰的最好证明。
后来,剑圣也在逐渐琢磨,打架就打架,不用太华丽,得懂得算计。
也因此,
剑圣每每在家里喂鸡喂鸭,看似在喂养着家禽,实则是在心里计算着多少粒米才够这帮小畜生吃得刚刚饱却不浪费。
可惜了,
这位右谷蠡王没有剑圣的好机会,因为剑圣当初可以逃脱,回去修炼了再来;
田无镜当年,也没有真的刻意地去追杀剑圣;
但今日,
他是要杀掉眼前之人的,不杀人,为何要来这里?
锟铻刀出,不带花哨。
大惊之下的萨勃多,手腕翻起,骨棒砸向身侧的南王。
南王没躲,
“砰!”
骨棒砸在了南王的胸前甲胄上,但并未能将其砸飞。
一来,始发仓促,招起临时,这一棒,力道就不可能太强,和巅峰出力,那更是没得比。
所以,
田无镜选择生受这一棒,
而后,
锟铻刀卡在对方脖颈上,
身形下压!
“嗡!”
“轰!”
萨勃多不得不撒开手,让伊古邪摔落在了地上,自己,则被南王以锟铻刀挟持住脖颈强行压在了地上向前推了二十米。
此时情况,已极为危急。
萨勃多左手卡着脖前的刀,右手再度抡起骨棒,砸向田无镜的身体。
田无镜依旧没有搭理,
而是右手握刀,左手握拳举起。
“砰!”
“砰!”
“砰!”
王牌悍妃,萌夫养成
萨勃多三记骨棒,又砸在了田无镜的身上,坚硬无比的鎏金甲胄,胸口位置,已然碎裂了一片,内部,更是有鲜血渗透而出。
不是伤口破裂,而是体内的气血在重击之下,被强行打出。
“砰!”
“砰!”
“砰!”
靖南王生吃了对方三记骨棒的同时,他的三拳,是全都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锟铻刀的刀背上。
这是真正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第一拳下去,
卡着刀锋的萨勃多的左手手掌,被直接切断;
第二拳下去,
锟铻刀的刀锋,破开了这位蛮族王庭右谷蠡王的脖颈,但与此同时,萨勃多也迅速封闭那个位置的气血,以肌肉和骨骼强行卡住刀锋。
这就是武者,三品武者的体魄之威!
但,
没有太大的意义,
因为第三拳,已经下来了。
“砰!”
第三拳下砸下刀背,
锟铻刀完全切下了萨勃多的头颅。
任你再强,
脑袋掉了,
人,也就没了。
蛮族王庭右谷蠡王,萨勃多,战死!
这是一场短暂的交锋,近乎颠覆了人们对于真正强者交锋的所有幻想,也颠覆了人们对高品武夫的既定印象。
这一点,郑侯爷,早早地就清楚,也明白,因为他懂得,老田本就不是一个浪漫的人。
以前或许会有,但自从自灭满门后,要么不做事,做,就直接做绝,做出结果。
打仗如是,
當愛再次來臨不會放開妳的手 篤羽
杀人亦如是。
两位巅峰三品武夫的仓促对决,以一种屠夫用杀猪刀切肋排的方式结束。
田无镜站了起来,
其胸前的甲胄,已经破损得厉害,毕竟,三品武夫的攻击,哪怕无法尽全力,也绝不是那么好受的,防御,和被动完全吃下,也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但,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无所谓了。
他没功夫在这里和人家比武,今晚,也不是比武的时候,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还有很多人要杀。
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伊古邪。
伊古邪本就受了箭伤,又受了战马的冲撞,再被一丢,只能匍匐在地,站都站不起来了。
但你可以往大燕靖南王身上贴下所有标签,却唯独贴不上“仁义”二字。
“王爷,王爷,我求求你饶下他一命,他是我妻子的弟弟,我会带着他回王府,母亲和姐姐都同意过的,真的。”
李飞跪伏下来求情。
你的爱不属于我 会飞的小猫咪
或许,五年后,十年后的李飞,在坐久了镇北王的位置后,绝不会再做出今日的这一举动。
但,谁叫他现在,还年轻呢。
这时,
另一侧冲过来一群镇北军骑士,这里,也算相对安全了。
田无镜没有回答李飞的请求,更没去评价其是否在妇人之仁,这一次,他单脚蹬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奔赴战场上的另一处角落。
苍穹深邃,
但却有天机;
至少,在这座王城里,蛮族的强者在此时,不可能再做什么隐藏,而强者,本就能互相感应气机,略通方术的靖南王,
对气机的掌控,更为敏锐。
若是将这座王城比作一盘棋,那么这盘棋上,哪几颗棋子更为耀眼,田无镜心里一清二楚。
那些耀眼棋子,大概率不会是自己要杀的那两个,但自己要杀的那两个,大概率就被他们保护在身边。
今夜会很漫长,
在杀戮结束之前,不会有天明。
……
“呼……”
“世子殿下!”
“保护殿下!”
李飞将伊古邪抱在怀里,身后,跪着伊古娜。
被自己人保护起来后,李飞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笑道:
“没事了,没事了。”
“我父亲,我爷爷呢?”伊古娜有些茫然地问道。
李飞也很简单地回答:
“会死。”
………
“杀!”
“杀!”
“保护王!”
身边负责保护的蛮族勇士本来虽称不上多,但数目还算可观,但几次分兵去阻挡从其他方向杀出的燕军后,护卫人数,就只剩下了二三十人。
明明外围,应该还有八万以上的蛮族勇士,但这会儿,王城内,却哪儿哪儿都是该死的燕人!
就在这一当口,
一队燕军骑士忽然杀出,蛮族护卫拼命去阻拦,被燕军的弩箭射杀了一批后,余下的,也被击溃。
这些燕军士卒擅长结阵厮杀,往往就算是高手,也很难在他们面前讨得了好,除非是,太高的高手。
在老蛮王身边,有一个老妪,老妪身材婀娜,但面容却极为苍老。
有传闻说,老蛮王之所以能活这么久,就是因为有这个老女人祭祀一直在为其续命。
此时,
她就保护在老蛮王身边,
咬破舌尖,鲜血吐在掌心,而后弯腰,将掌心贴向了地面。
口中,
开始吟诵出晦涩的咒语,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在其身边,一众刚刚倒下的尸体忽然坐起,嘶吼着用兵刃砍向燕兵,燕兵猝不及防之下,被砍翻好多个。
“王,快走,快走!”
老妪继续催动着咒语,她要一个人,拦住一个方向的追兵。
………
在另一个方向,蛮族王庭右贤王率领亲随骑兵,穿过了混乱的城外乱军,冲入了城内,来迎护蛮王。
左贤王早早地率兵去对峙东边的李成辉了,这也就使得,右贤王的压力,变得极大。
但奈何,他这段时日一直负责操演,白天的演武结果,自然是极好的,却也为今晚的大溃败,埋下了伏笔。
最重要的是,
谁都没料到,燕人竟然会在今晚发动了突袭,而且,事先竟然悄无声息!
八百成建制的蛮族骑兵冲入,使得早早分兵的燕军一时间很难抵挡。
王城内外,现在就是互相胶着的一个局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蛮人虽然在上演着大溃败,但不可否认的是,燕军的兵力,不足以在此时于各个方面都形成优势。
除非,
等到蛮人的溃败持续下去,但这也就意味着,那些本该留下杀死的人,没能被杀死。
“冲进去,接应我王!”
右贤王大吼着命令身边的勇士无畏向前。
然而,
就在这时,
一道身形忽然自身侧的帐篷里撞出。
“砰!”“砰!”
右贤王身侧的两个护卫勇士,身体直接被从马背上撞飞了出去。
田无镜直面右贤王。
右贤王下意识地一刀刺向前,存着阻拦的意思。
但田无镜却一只手攥住了刀身,整个人贴了上去,而后,肩膀径直撞击在了右贤王的胸口。
“砰!”
右贤王被撞翻下马。
其身边的另外两个护卫高手一人持斧一人持狼牙棒冲来,要来救护自家的贤王。
田无镜却浑然不顾,身体向下,后背向上,锟铻刀,直接刺入右贤王的胸膛,随即一搅,搅碎了其脾脏。
而斧头和狼牙棒,直接狠狠地敲打在自己的后背。
田无镜身体一颤,嘴角当即溢出了鲜血。
高阶武夫于战阵之中,可谓强悍,当年沙拓阙石一人于千骑镇北军中反复冲阵,但这前提是,他在保护自己,而非为了刻意地寻求杀伤。
完全放开防御,只为达到目的的话,武夫的体魄,其实也不是那般的刚强。
“嗡!”
一根弩箭,射入一名护卫的面门。
随即,另有几名燕军士卒冲了上来,一人抱住那名持狼牙棒护卫的脖子,另一人将刀口,狠狠地刺入。
“王爷!”
“王爷您没事吧?”
田无镜没作理会,一刀切下蛮族右贤王的首级,抛给了身前的一个校尉。
那名校尉心领神会,马上高举右贤王的首级用蛮语大喊:
“右贤王已死,右贤王首级在此!”
一时间,被右贤王逆流带进王城企图接应蛮王的成建制队伍,松散了下去。
而此时,队伍的松散,则意味着崩盘,成建制的队伍会不断地吸引溃散的蛮族兵加入,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一旦失去了建制,再多的人,终究会对面前的局面产生茫然和无力感,大溃散,必不可免。
田无镜站在原地,
左手,
盖住了自己的左眼,
嘴唇轻动,
念动的,也是咒语。
下一刻,
于不远处,
正在操控活尸企图阻挡燕兵追杀的老妪祭祀,忽然感到一股危机。
其身前那具刚刚被召唤起来的活尸,眼眸子里却不是青色的光泽,反而其左眼,闪现出一抹赤红。
就在她面前,
就当着她的面,
挥刀,
刺入了她的脖颈。
她不是武夫,死亡,其实就这般的简单。
老妪祭祀倒下了,
那些其操控着的尸体,也全都瘫软了下去。
镇北军老卒早就清楚,蛮族的祭祀有这种操控死尸的能力,只不过,像这般快且挥刀也快的活尸傀儡,他们先前也未曾见过。
但,真不至于被吓到。
眼下活尸倒下,他们则马上继续向蛮王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在不远处的右贤王尸体所在处,
靖南王挪开了自己覆盖在左眼上的手掌,
其左眼瞳孔位置,鲜血不停地滴淌下来。
盛宠邪妃 出水芙蓉1
这个夜晚,
并非只有靖南王这一个强者在厮杀,
无论是蛮族还是燕军之中,强者,都绝不会少。
但,
不可否认的是,
大燕南王在今日所展现出的恐怖实力,足以成为今夜所有蛮族心里的真正梦魇。
青青河邊草
他强大,
他近乎无所不能,
没有人能拦截得住他,而燕军士卒则发了疯似的跟随着他,为其护驾,遇到高手时,更有士卒不惜将自己当作阻碍对方为自家王爷创造机会的垫脚石。
古往今来,不少兵法大家曾言,个人武勇,于千军万马之中会显得极为苍白;
但,
要是个人武勇的,是一军主帅呢?
那局面,就真的不一样了。
靖南王的白发,早就被敌人的鲜血染成了乌色,其身上的甲胄,也早就破损不堪。
但其自身的武勇,却仿佛连绵不绝。
王城的大火,
让他不禁想到了田家的那一场血夜,
或许,
只有现在,
或许,
只有此时,
这种无尽忘我地拼杀,才能让他将五年前就积攒于心的抑郁,完全地宣泄出来。
这些年的苦熬,
这些年的苦等,
终于在今夜,
可以落下真正的帷幕。
甚至可以说,
等的,
就是今天!
大丈夫,
一人苦,
换得蛮族,全族哭!
其实,
这场突袭的大捷,早就确定;
但能否一举葬送掉蛮族的精华,还未可知!
老蛮王最终还是在一众护卫和高手以及祭祀的舍身保护下,冲出了王城。
这座他住了一辈子的王城,今日,差点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但没跑多远,前方,就出现了一支骑兵。
镇北王李梁亭亲持马槊,立于马背。
在其身后,一众镇北军骑士早早地准备就绪。
“老东西,你跑不掉的。”
“呵呵…………呵呵…………”
老蛮王干笑了两声,有些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前方,
李梁亭策动胯下貔貅开始了冲锋,其身后的骑士跟随着自家王爷,一举冲破了这群杀出城来就早就筋疲力尽的护卫阵形。
李梁亭的貔貅,更是一蹄子踩在老蛮王的身体上,将这枯瘦干小的身子,直接碾碎。
唯独,留下一颗完整的头颅。
李梁亭弯腰伸手,捡起碎尸,首级保存完好,下面,早就破破烂烂拖拽着肉皮。
一世蛰伏,
一世经营,
到头来,
没能换来蛮族百年后的复兴,于这充满希望的夜晚,身死人灭。
荒漠很大,
燕国,也很大,
但却容不下,两个帝国的同时崛起。
终有一位,会被踩在脚底。
————
燕人不想是自己,燕皇也不允许是自己,
所以,
只能是蛮族!
李梁亭提起面甲,
看向四周,
喊道:
“传本王军令,今日王庭上下!
我镇北军,
不封刀,不留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