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eip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盛唐陌刀王-第七百六十七章 君臣相疑易生變-um71u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李亨听闻后脸色也是一变,没想到他赔上自己最宠爱的貌美冠绝长安的第八女永和公主,嫁给的竟然是李嗣业的养子!全无血缘关系的养子,这桩买卖无论怎么看,自己都赔大发了。
嬰骨花園
“怎么可能?”李亨伸手扶着案几连连摇头:“他怎么会给一个养子赔出三千人的龙骧军,又怎么会奉献几大车的财物?”
李辅国连连咂舌表示费解:“奴婢也不大明白,这都是奴婢的罪过,当初时值叛乱,长安陷落在即,奴婢没有派人查探清楚便贸然牵线,实在该死!”说罢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太上魂
重生星际之甜妞 顾念
“可能是李嗣业故意行此举来迷惑我们,如此说来他就是欺君的大罪!”
李亨抬头睨了他一眼,眼眸中蕴含着不满,他扶着案几说道:“也不尽然,可能是他的真的宠爱这个养子吧,如今事已至此,只能将错就错,李崇云接着加封官位,仍然执掌龙骧军。”
“大家,”李辅国突然跪在地上叉手道:“李嗣业父子二人,一个执掌宫内龙骧禁军,一个在外统帅十几万藩镇强兵,若他生出异心,则社稷堪危。昔日太上皇在位之时,他与安禄山便已经势大难制,更以胡椒重金贿赂满朝上下。如今安禄山业已反叛,李嗣业再不加以遏制,局势将无法控制。旧朝宇文泰以周代魏,杨坚以隋代周便是警示。”
李亨连忙起身将他搀扶起来,长叹了口气说道:“朕岂不知道李嗣业权柄过重危及社稷,只是他新近才收复长安立下如此功勋,东都洛阳、河南、河北都还掌握在叛军手中,我还需要仰仗他平定叛乱,如何能削他兵权?”
李辅国又跪在了李亨面前相劝道:“等他将来收复洛阳,平定河南河北,其威望也会达到顶峰,大家还能够制住他吗?况且大家手中只要有兵,派谁去不能收复洛阳?派谁去不能平定叛乱,何必非要一个李嗣业?”
李亨点了点头,诚心相问道:“辅国,以你之见,我该如何行事?”
我當陰差的日子 不死銘爺
李辅国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凑到皇帝耳边说道:“以封赏的名义迅速召郭子仪、王思礼和李嗣业回长安,这样做是为了不使他产生疑心,然后再加封他三公之位,将其三子一女乃至所有家眷全部封以高官,以显示出陛下的厚恩。取掉他的三镇行营节度使之位,而冠以一个天下兵马兵马副元帅的虚职。将他麾下的兵马重新划分为河西、北庭、安西三个行营节度使,节度使和节度监军的人选当然由大家您来定。”
趁着李亨还在沉思之际,李辅国又加紧说道:“关于节度使的人选,奴婢倒是有三个人才要举荐给陛下您。”
你我怦然心动 晗笙墨染
李亨犹豫着摆摆手说道:“这样做是不是太急了,李嗣业可不同郭子仪和李光弼,他二人均是叛乱之后才得到提拔,根基还不算稳固。要知道李嗣业之前已经做了十年的北庭节度使,兼任了七年的安西节度使,又兼任四年的河西节度使,麾下诸军的押官和中郎将均是其亲手提拔。若是做得太明显,反会受其反制,如今局势如此紧张,朕不能不瞻前顾后。”
李亨又接着说道:“我相信李嗣业并无异心,但他兵权过重终究还是不好,万一他手下那些人有别的想法,或者境遇变迁会让他产生别的想法,所以及早削弱他的权柄,对他对朕都有好处。只是……“
李辅国上前两步,竖起手掌狠狠地说道:“若是如此,倒不如来的干脆一些?”
李亨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对不能这样做。还是先把他们召进长安来,我先试探一下李嗣业的态度再说,但此事不可提前泄露出去。”
末世之神級系統 網絡的王者
主奴二人在内殿中商议了半天,也最终没有达成一个明确的结果,李辅国心中干着急,皇帝太过于优柔寡断了,若换做他就算是除掉李嗣业又何妨?
總裁強制掠愛
他向李亨拜别之后,摇摆着身体往殿外走去,碰到了正准备进宫面圣的广平王李豫,低头叉手道:“老奴参见广平王殿下。”
李豫连忙对李辅国行拱手礼,对于眼前的这个太监,他可不敢如一般的宫人来对待。父皇过分倚重于他,不但加了国公之位,还封官开府仪同三司,风头已经远远超过了祖父昔日的内宦高力士,宗室皆敬称其为“五郎”。
庶女轉正指南
他两人执礼离开后,李辅国突然转身叫住了李豫:“殿下?”
李豫回头问道:“不知五郎有何事?”
李辅国缓步来到李豫面前问道:“老奴曾听说,李嗣业没有通过你便暗中派兵从凤翔奔袭夺取了潼关。而且他拟定出关门打狗,歼敌于关中这样的全盘谋略,也没有事先知会殿下,更没有禀报陛下,是不是这样?”
李豫愣了一下,才点点头说道:“确实是如此,不过父皇给我们下敇命收复长安,特地声明了所有决策都无需上报,这也是合理的吧。”
“陛下他是说你的决策无需上报,但是李嗣业……他不报给陛下也就算了,如何连殿下你也瞒着,此人掌控军权将你架空,其心定然不正,殿下以后可要多多提防!”
李辅国说罢之后便往殿外走去,走出几步又转过身来叮嘱一遍:“要多多提防!”
广平王站在原地皱眉沉思,才又低头踱步去见李亨。
……
李嗣业率兵从武关回撤到了上洛郡,拒绝了王思礼结伴回长安的邀请,借口说是要先整顿驻守在灞上的兵马。
送走王思礼后,李嗣业还处在将信将疑的状态,但是对于戴望的推算,他已经相信了八九成。李亨积弱而多疑,这是他从太子位子上带来的病根,登基为帝后这病就加重了。
閃婚老公寵上癮 沐七兮
他认为李亨还没有与他彻底决裂,或者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胆量,但是皇帝的身边不乏狠人,愿意代天子行非常之事的家伙大有人在,这让他又不得不提防。
他将行辕扎在上洛郡城的大户人家的府邸中,只把身边最信任的四人叫到跟前,分别是戴望、田珍、燕小四和段秀实。
“某对皇帝父子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逃难至灵武,身边只有太子六率残部,也没有钱财支持朝廷运作,是我给他派去了龙骧军和几大车财物,他才能够迅速在灵武站稳脚跟。此番收复长安,我也只派马磷与他儿子广平王共同入城,让他一人独得长安人心,获得莫大殊荣。”
戴望立在下方,檀木面具无喜无悲,声音也听不出感情起伏:“在皇帝眼里,臣子做什么都应该的,不存在仁不仁的问题。主公,你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和帝王平等相看,这是不对的。”
天堂之外·终结版 米朵拉(水玲珑)
李嗣业摸着鼻子点了点头,转身问他们四人:“以你们之见,某应该如何应对。”
戴望又上前说道:“我有三策,可供主公选择。”
“哦,可是哪三策?快快说来。”
“朝廷所掌控兵马九月初已经被房琯在陈涛斜一役中败光,只剩如今王思礼所率的一万人,今又在坚守武关中折损不少,只剩下七八千人。郭子仪此次从朔方南下关中带了两万人,但在蒲津渡口拦截安守忠所率曳落河,折损了近三成,他们加起来才不过两万人。关中其余兵马如葛逻禄和拔汗那都不足为虑。”
“反观主公手中有两万三千飞虎骑,瀚海军骑兵一万三千人,其余各步兵军和炮营总计四万五千余人,再加上投降的叛军一万五千人,已经接近十万。如今马磷率军在长安城中,皇帝的亲卫龙骧军也是您的长子李崇云所执掌。如今整个关中,还有长安城对您来说,完全等于不设防。你只要起大军直入长安,控制朝廷上下,进可代唐登基为帝,退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便是我说的上策。”
“万万不可,”段秀实脸色惊变,慌忙上前叉手道:“如今叛军虽然作乱,但人心犹在大唐,大夫万万不可行此险招。我们从河西入关平叛不止是为皇家,更是为救万民于倒悬。如今河北有河南有安禄山叛军,朔方有郭子仪,河东有李光弼,蜀中有老上皇。江淮节度使为李璘,淮南节度使为高适,江东节度使有韦陟,大夫一旦行此举,会使得天下重现两晋南北朝那样的祸乱,藩镇四方攻伐,中原从此积弱,致使胡人再度南下,大夫也将成为天下之罪人。”
李嗣业严肃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不消你说,我也不会取用此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