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do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ptt-第二百三十一章 酒樓被砸相伴-l5jt3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想起谢澄,薛越欣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却在暗藏的疼痛之内,她赫然发现还有一股子的欢喜,那是胜利的恍惚。
薛越欣告诫自己,淡定再淡定。
她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极力的在隐藏,目光里貌似都是惊恐的不安,实际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你们酒楼,做生意要有原则啊,我们是来消费的,不是来送命的。”
也不知道人群中谁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整个场面,便愈发不可控制。
姜音想解释,而是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她的话,眉头紧紧地蹙着,她比任何人都担心谢澄和姜言的安慰。
眼前这些人聒噪得跟麻雀似的。
“都别说话了!”
姜音只觉一阵耳鸣,若是再继续下去,她只觉得自己要无法呼吸。
谁料,因为姜音的一声怒吼,更是引起了他人的口舌。
“还不让说了啊。”
“见不得人,自然是不敢让人说。”
王牌冤家,律政首席别乱来 林婉约
“这人心里得多阴暗啊。”
……
耳边各种嗡嗡嗡和叽叽咋咋的嚷嚷,边青护在姜音身侧,声音低沉。
古尘 妃子笑805
“阿音,你要不暂且回避下。”
面对如今陷入的困局,她怎么能逃离?
“我……”姜音只觉头晕目眩,不知如何是好。
边青护在她跟前,随后对自己身侧的仆人吩咐道:“把这些人给我疏散了。”
他目光凌厉,见不得这些人在这里嚼舌。
边青很信任姜音,不说受害者是她的亲近之人,就算是跟她没关系的人,只要是在这酒楼出事,她也会担心。
看着姜音微红的眼圈,以及脸上鼓胀带着红团的凝玉一般的脸上,那紧紧拧着的秀眉,边青心里懊恼不已。
自己半分重话都舍不得伤害的人,这些人竟然一个个的对她指手画脚。
若不是边青看在这些人大多无知的份上,当真是会想让人把这些人都给绑了,沉湖这种事,他没兴趣做,直接让他们去学堂学学什么是礼义廉耻,以及懂得下什么是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
七勇者
边青的手下,长得比较彪悍,有些百姓吃软怕硬,其中更是不少本就是拿了人家好处才来的。
如今被呵斥后,都耷拉着脑袋,之前是咋咋呼呼,如今只敢支支吾吾,可眼神里对姜音的嘲讽依旧。
“谁再支支吾吾,我把舌头给割下来。”边青佯装凶悍的道。
那些百姓一听,脸拧成面团。
“你别这样。”
姜音声音有些虚弱,她总觉得这件事以暴制暴不好。
“现在这件事我来处理,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他可以想象,如今姜音心里一团乱麻,他只想在她需要的时候,在她身侧好好护着。
薛越欣趁机带走谢澄,姜音得知后直接晕倒。
在晕倒之前,耳边只有边青着急的声音:阿音……
声音飘渺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原来越远,本想听清楚却瞬间戛然而止,随后姜音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边青看着昏迷的姜音着急坏了,此刻他的手紧紧的搂着她的杨柳腰,刚才若不是自己快速,她就要摔倒在地了。
把人放置在床榻后,让大夫检查了身体。
“急火攻心,心神疲乏经历交瘁,我开个药方,可能得吃了药恢复下才会好。”大夫摇头后却又感慨,还好问题不是特别大。
“大夫辛苦了。”
“您客气。”
大夫给边青作揖后,便开去窗户侧的一张硕大的紫檀木桌子上,开始开药方。
年虽有点大了,好在今日的日头倒是不错,只不过貌似大家的心情都不好。
大夫不由有些忧心,一边开药方一边道:“如今的人心思思虑过重了,这心容易呼吸不顺畅,对身体不好。”
作为大夫,本能的会观察自己遇见的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如今见屋内的人,都愁眉不展,不由开口。
身侧研磨的婢女,话倒是听了,可却听得一知半解。
姜音的药熬好了,也被喂了一些下去。
喂下去很少,边青一直在身侧护着。
外头的余晖,金灿灿的透过窗棂落入屋内,这是太阳最后的倔强,不用多久,便会发现日落西山,月上柳梢头。
一天马上就要过去,可床上的人,半分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姜音在梦里梦到自己的国家,她自己也好似回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当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也说不上来。
“肯定是真的。”
姜音嘴角一勾,沉浸在了其中,她不想思考太多,什么国仇家恨,她竟然有些累了。
耳边隐约总是有人在叫唤:阿音,阿音。
超級地獄系統 安靜的美男子本尊
待丞相府中谢澄醒来,身侧的家丁看见他醒来后,欢喜不已。
“您,您可算是醒来了。”
这家丁看见谢澄醒来后,竟然喜极而泣。
谢澄认识这个人,是父亲身侧的下人。
“你怎么在这!”
谢澄记得自己和姜音在一起啊,还记得好像有人闹事……
现在屋内只有檀香在飘渺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气息,外头的天澄蓝得炫目,他微微闭目,让自己脑子保持清醒。
“老爷让小的来伺候您。”
谢澄不想谁伺候,只想离开。
她起身穿上鞋袜后朝着门口而去,那下人却紧张挡在了跟前。
“主子您还是不要出这个门吧,就算是出去这里,外面的门您也是出不去的。”
这下人有些支支吾吾,有些事他一个下人不好说什么,可那是丞相的吩咐,自己不能不做啊。
“让开。”
谢澄厉声呵斥,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要去找姜音,要弄清楚那边到底发生何事,她那边水深火热,他怎么可能独自苟且安宁!
“小的不敢,也不能啊。”
下人眉眼紧紧拧在一快,张开手臂,以为自己可以拦住谢澄,谁知谢澄夺窗而逃。
谢澄发现外头果然有人守着,“明白了,我是被软禁。”
发现自己被父亲软禁的谢澄,懊恼不已。他知道他的父亲固执,既然父亲执意软禁他,他怕是没办法……
而姜音在边青的叫唤中终于苏醒。
都市炒粉侠 离岸之殇
“现实总是要面对……不管如何残酷。”
醒来后姜音直赴酒楼,却发现被砸得乱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