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xae優秀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討論-第七百零五章:自行車王國閲讀-g9fzc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黄道舟没这种困扰,他立志要把“全力企业”做大做强,争取世界闻名。
如果调他异地当官,他肯定一口拒绝。
想来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毕竟“全力企业”是黄道舟一手做大的,他和黄瀚还拥有几十项国家发明专利,一部分是个人专利,一部分专利是集体拥有。
还因为黄道舟名气大,“全力企业”已经进入上层视线。
万一调离黄道舟后,“全力企业”走下坡路,谁能承担得起责任?
因此黄道舟有理由相信,只要“全力企业”保持高速增长,只要他廉洁奉公,他的位置稳如泰山。
送走赵县长几人后,钱国栋和秦昆仑觉得心里乱糟糟的。
他俩还有话说,干脆拉上黄瀚和黄道舟去“事竟成宾馆浴区”泡澡。
前车之鉴,当年赵县长在三水县任职时还是满头黑发,这才多长时间?鬓角已经开始斑白了。
钱国栋和秦昆仑跑的地方多了去了,当然知道当下的中国贫困地区太多,去了那些地方任职生活条件艰苦也还罢了,问题是难出政绩啊!
人只要看得到希望就不怕吃苦,最怕的是吃尽苦头没有盼头。
几人泡在浴池里后,钱国栋率先打破沉默,问黄瀚道:
“我当副县长、当副市长快满两届了,上面几次找我谈话,都是提拔另有任用。
我都是以负责的企业放不下的理由婉拒了。
眼看着明年又到了换届的点儿,‘阳光集团’、‘快哉风集团’和我谈成的几个合资公司都已经发展成熟,我恐怕没法再推。”
黄瀚道:“提拔任用是好事啊!推不掉就走马上任呗!”
“万一调我去的地方还不如赵县长那儿呢?”
“万一调你去大上海呢?”
“咦?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难道没有可能吗?”
秦昆仑道:“有,但是可能性很小。”
这话不假,大上海,只要不是傻子都乐意去。
问题是大上海只有一个,老少边穷地区有若干,被提拔的干部调去大上海工作的比例可见一斑。
按照惯例,干部提拔任用,首选去老少边穷地区再锻炼。
这些门道黄瀚懂,就是因为进入官场身不由己,所以黄瀚没想着做官。
“这不就得了,不确定性太大的事儿干嘛想这么早?岂不是自寻烦恼?”
钱国栋道:“不对呀!你不是经常说机会总是给准备好了的人吗?”
“这不一样,去哪儿任职又不是你想准备就能行。”
“也是,想不到、想不好,干脆别操那份闲心。”
“有时候也是可以想到一点点办法的。”
见黄瀚话里留了尾巴,钱国栋来劲了,道:“你有办法?你赶紧说呀,我都快愁死了。”
“当年你仅仅是个靠边站的副科,是谁提拔的你?这些年你走动得多吗?”
“哎呦喂!谢谢,谢谢你!哈哈……,我心里有数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这几年干得不错,口碑还行,沈书记应该愿意帮你一把。”
“嗯!我有把握。”
秦昆仑道:“那我呢?”
他退伍时是副团,复原后进入三水县物资局当副局长,然后就顺风顺水。
不全是因为战友、老上级提携,也不完全是黄瀚出谋划策的结果,归根结底还是秦昆仑有魄力且懂得自律。
如今的三水市搞得这么好,再次换届时,秦昆仑肯定要被提拔,绝无可能留任,他同样不愿意去经济落后地区。
黄瀚安慰道:“你更加用不着想太多,老首长肯定希望你更加有作为,知道你搞经济建设是一把好手,哪有可能让你去经济不发达地区?”
“有道理。”
夏憶
農夫三拳 風流
“老首长退下来后,你更加要经常去看望。”
“肯定啊!我们当兵的人更加重感情,我都是把老首长当做父兄看待的!”
“真情最可贵!你保持真性情即可,用不着瞻前顾后,领导心里都有数。”
“唉!在三水的日子过得太舒心,眼看着三水市日新月异,真心不想走啊!”
“咱们三水市潜力巨大,你们多多争取,再好好干几年,三水市为什么不能升地级市?”
“有可能!而且把握蛮大的,可惜我恐怕等不及了。”钱国栋不无遗憾道。
秦昆仑道:“是啊!我们刚刚升县级市,一两年时间内哪有可能升地级市?怎么着也得三五年。”
钱国栋道:“我还是尽可能想办法留在三水。黄瀚你有没有好办法?”
“有啊!只不过不太容易。”
“我不怕难,你说说呗!”
“你想办法牵头搞个千万美金以上的合资公司,拒绝调动又变成有理有据了。”
“啊?这真的太不容易。”
隱仙 孤幻寒夢
“也不见得,事在人为么!”
“莫非你有路子?”
“现在说不好,你不是明年下半年才面临调动的问题么?”
“在这之前就会有上级约谈。”
“你可以向领导汇报你正通过私人关系联系一个大项目,如果谈成了,资方将要投入价值超过三千万美金的先进设备和先进技术。
我能够保证,找你谈话的领导听到三千万美金的合资眼睛都能绿了,立马会打电话请示上级。
然后他肯定会代表上级安慰你,让你不要瞻前顾后,一心一意把引进外资的事儿才是重中之重。”
“哈哈哈……”秦昆仑和钱国栋都大笑起来。
他俩都是领导,如果手下有谁能够谈下来几十万美金的合资项目,他俩都会不遗余力鼓励。
想来上级领导得知有可能谈成三千万美金的合资,态度也是如此。
笑归笑,钱国栋不糊涂,他道:“这是虚张声势啊!不妥吧。”
“我哪能让你欺骗上级,心里多多少少有点谱!”
这不是黄瀚忽悠钱国栋,明年年底肯定会从日本股市里撤出九成资金,终止做多,只留一成资金加杠杆持续做空。
黄瀚是爱国的,从来不计较国家给了自己什么,不可能拿着大把美金移民去外国花天酒地,购买先进设备引进先进技术实现产业保国那是必须的。
只不过无法预估那时手里究竟有多少美元。
但是可以预见那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下手了,被经济制裁的中国,除了香港、台湾、澳门反而更加好做生意,国内经济都遭受重创。
此时通过香港公司往国内弄先进设备、弄急需的化工原材料应该是雪中送炭。
秦淑洁的香港公司代办进口肯定凭良心,不完全追求利润最大化,肯定比其他香港公司的价格低。
总而言之,每当大陆遭遇封锁,都能够给香港商贾带来暴利。
他们进国内的货狠狠地压价,往国内卖机器设备、原材料都是天价。
钱国栋虽然不太清楚号称投入价值一亿美金先进设备的“中港实业”跟黄瀚家究竟是什么渊源。
但是能够肯定这个扬州地区最大的合资项目,黄瀚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他笑了,道:“如果我去不了沪城就讹上你,你得想方设法拉来不低于三千万美金的合资项目,还必须算我的业绩!”
“不是算你的,而是你正经八百去跟人家谈。谈成了成绩理所当然属于你。”
“那更加好了,我前前后后谈成了十几家大大小小的合资公司,最懂得一手托两家。”
“对!就应该这样,尽可能双赢才是我们必须争取的。”
“嗯!我知道,你能透露这一次准备合资什么项目啊?”
“合资生产自行车!”
“啊?”
“怎么了?”
“我们有凤凰、永久、金狮、飞鸽等等,每一家厂子都很大,总产量肯定上亿了。有必要上马新的自行车项目?”
“是啊!就是因为我们扬州地区就有太多生产自行车配件的厂子,有完整的产业链,我才觉得上马自行车项目的条件得天独厚。”
秦昆仑道:“自行车的行情拿几年前需要凭自行车票购买大不一样了,现在除了凤凰、永久,其他的牌子已经开始滞销。”
“我知道!”
“那你怎么还想着合资生产自行车?”
“自行车的式样、档次多着呢,质量的提升空间太大,国内的自行车产量有可能是世界第一,但都是最低端的产品,质量和款式远远落后世界平均水平。”
“你是不是在美国看到了许多款式新颖的自行车?”
“对!变速车、山地车、小轮车,一辆自行车的价格比我们国家的幸福摩托车还要贵。
都是日本货或者德国货,还有些是台湾生产的,根本没见过凤凰牌、永久牌!”
在美国的那段时间,沈晓蓉确实借了伙伴乐队成员的自行车和黄瀚、张芳芬、杜佳等等骑车出游。
斗破之丹王古河 动漫追随者
当时杜佳、黄馨就认为太不公平。
八十年代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自行车,被世界称为“自行车王国”。
为啥出行以开汽车为主的美国人,他们自行车的质量居然比出行以骑自行车为主的中国人的自行车好多了?
黄瀚知道中国是自行车消费第一大国,同样知道中国的自行车走出国门的数量太少。
当时他就想到了干嘛不利用这个优势?咱们中国有巨大的自行车市场,国际市场更加大,凭什么让台湾品牌占据中国高端自行车的市场?
钱国栋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准备引进德国设备生产高级自行车争取出口欧美!”
boss的私宠:娇妻纯纯惹人爱
“有这个意思!”
黄瀚没有说谎,是有这个意思,但不是最重要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生产电动车打下坚实的基础。
“丰登集团”总经理袁大头亲自督促,跟高校合作的电动车铅酸蓄电池研发已经完成。
接下来就是设计、购买、组装生产线,明年年底估摸着能够实现量产。
“光华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已经研发出了几个型号的电机产品,测试结果符合预期,明年量产不成问题。
生产电动车仅仅是解决了蓄电池、电机远远不够。
因为电动车许多零部件跟自行车零部件大同小异,所以黄瀚准备引进技术提升国内自行车的档次,为生产电动车打牢基础。
这也是因为建国接近四十年,生产了亿万辆自行车,但是样式只区区有区区几种,功能仅仅是代步、驮货。
自行车的国际市场何其大也,为何中国这个“自行车王国”不能左右自行车国际市场?
现在还是八十年代末,捷安特、美利达都没成长成为巨无霸企业,也没有进军中国大陆,那要等到九十年代初。
三水市为什么不可以超前诞生一个自行车品牌?
黄瀚准备购买德国设备、德国技术,精心打造每一个零部件,做出世界一流水平的自行车。
设计理念用不着愁,黄瀚脑子里装的自行车的式样太多了,关键是零部件的质量。
扬州地区就有跟凤凰、永久自行车配套的厂子,技术力量毋庸置疑,制定验收标准给他们代工一部分零部件,用不着担心质量不过关。
秦昆仑问道:“人家的一辆自行车怎么就会比我们的幸福摩托车贵呢?”
黄瀚解释道:“材料、工艺、性能都不一样,这样的产品附加值高!
自行车的国际市场太大了,我们要把高中低档都做起来,高档货出口欧美,低档货倾销东南亚、非洲、南美洲。”
秦昆仑道:“你这么一说,生产自行车还就真有搞头。”
绝色倾城之女相为后 云中晚歌
黄瀚道:“肯定啊!而且不像电视机、收录机那样新技术层出不穷,市场变化快得让人目不暇接!”
“怪不得你不支持引进彩电生产线呢!”
“电视机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我们引进生产线到实际投产,说不定先进设备立马变成了落后产能,风险太大。”
帝少的清純小妻 楊小小
絕戀的復仇計劃
“有道理,相对而言生产自行车肯定稳当多了。”
“关键是要进行技术革新,当下国内自行车的式样、性能早就落伍了,没有国际竞争力。”
“能跟国际接轨当然好,老钱就看你的了。”
“哈哈……,这几年我们发展得好,引进了不少人才,用不着多长时间‘卡玛斯发动机’都能量产,还怕做不好区区自行车?”
黄瀚笑道:“这不是一回事好不好!”
“管他呢,反正有了你这些话,我心里舒坦多了,我眼皮子打架,也想眯一会儿。”钱国栋道。
“呼噜,呼噜……”用不着操心这种闲事的黄道舟酒劲儿上来后居然已经睡着了,呼噜打得震天响。
秦昆仑笑了,道:“听着你爸爸打呼噜,我也直乏困,我也要睡半个钟头。”
“你们睡吧,唉!我也困死了,可惜睡不成,我还得去上课。”
没人接茬,“呼噜,呼噜……”应该是酒喝的不少的缘故,秦昆仑和钱国栋居然都能够说睡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