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8nc優秀都市异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討論-第1132章 你想造反嗎?相伴-ofvxm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炮营阵地设在此处,是朱和墿亲自部署的,要移动炮兵阵地,必须要有汉王的指令。
徐明武焦急道:“秦大人,你是皇明军校炮兵科的,难道你听不出这炮声口径吗?鞑子已经组织了大规模的进攻,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压制敌人炮火,中军在炮击后顶不了多久的!”
秦时月摇头,一脸果决道:“对不起徐大人,请你现在立即向汉王殿下请示,得殿下的手令,我马上转移炮兵阵地!”
说着,他转身就走,不再搭理徐明武。
徐明武焦急万分,早就听说这个秦时月性格果断,执行力极高,今日所见,还他妈的真是!
可你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坚持啊,麻烦你变通一下好不好?
“秦时月!”
徐明武低喝一声,纵身拦在他身前,严肃道:“我命令你,立即转移炮营阵地!
秦时月冷笑道:“徐明武,你是五品衔,老子也是五品衔!老子还是皇明军校第十五期的,你小子不过是第二十五期,还他妈的没毕业,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来命令老子!”
“老子就是命令你了!”
紧要关头,徐明武也急了,不打算浪费口舌试图说服这个知名轴货。
大秦之神級召喚
秦时月登时大怒:“徐明武,你小子别仗着是开国公家的少爷就想骑到老子头上!老子是军人,只服从上级命令,老子倒要看看,你他妈的怎么命令我!”
徐明武大喝一声:“来人呐,将他拿了,还有他的配枪佩剑,都给老子下了!”
秦时月大叫:“你他妈的,我看谁敢!”
徐明武一个健步冲上来,将师兄踹翻在地,顺势下了他的配枪。
接着,五十多个亲兵举枪相向,把秦时月的亲兵给围了起来。
徐明武喝道:“都给老子捆了!把老子的兵调上来!”
秦时月大叫道:“徐明武,你他妈的这是造反!老子…….”
他还没喊完,嘴巴就被堵上了,浑身上下被捆成了粽子。
徐明武手下有一千二百个兵,除了战死的,算上挂彩的还有八百多人,此时他们呼啦一下的冲上了炮兵阵地,把炮营的炮兵,连同六门武皇炮全都给围了。
营总莫名被抓,还是自己干的,炮兵们一时间没看懂发生了什么,也没了主心骨,硬是干杵在那,有几个胆小的,直接举起双手。
徐明武指着他们喝道:“给老子把手放下,你们不是俘虏,老子也不是造反,是你们秦大人喝多了,需要好生休息,现在我替秦大人指挥炮营,你们听我命令,转移炮兵阵地!”
炮兵们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快!敌人在大举进攻中军,你们再迟疑,汉王殿下就危险了!谁他妈的第一个在中军高地架起火炮,老子嘉奖他一百个银圆!”
敌人大举进攻中军?汉王殿下危险?有银圆?
这几种因素掺杂在一起,终于说动了炮兵们,他们开始七手八脚的搬动火炮。
炮营营总秦时月被捆成了粽子,嘴里还塞着一块不知是谁的臭袜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部下们把火炮拖下去。
徐明武下令部下继续严守此地,仅带着一帮亲兵在前开道,配合炮兵拖着武皇炮向中军高地狂奔。
清晨,山坡上满是带着露水的草叶,打湿了炮兵们的衣袖,他们刚跑到半山腰,就听高地前枪声响成一片。
黑压压的准噶尔军队在炮火的掩护下,气势恢宏地冲上了山坡。
然而在距离汉王王帐只有三百米时,明军的武九迅雷铳和明武机关枪开火了。
这两种不同版本的加特林机关枪,终于有了共同作战的机会,射手们疯狂的摇动手柄,驱动枪管轴心旋转开火,可在一分钟内发射二百到一千二百发子弹,火力强劲摄人!
在几架机关枪的咆哮声中,山坡上的准噶尔军血肉横飞,或着的士兵被死死压制在山坡上,动弹不得,连头都不敢抬!
可惜的是,王旅中配备的武九迅雷铳和明武机关枪,总共只有五架,这还是看在发明人的面子上拨过来的。
中山河
第九特區 偽戒
忽听一声巨响,紧接着,无数炮弹飞向了明军的高地,原本翠绿的山峰,顿时笼罩在一片浑黄的硝烟中,机关枪的咆哮声,也妍在一片轰鸣声中。
对面一处不显眼的高地上,原瑞典炮兵准尉雷纳特畅快大笑几声,指挥着准噶尔炮营进攻明军中军。
“上开花弹,炸死他们!哈哈哈!”
人在尸途
高地上的明军藏无可藏,面对敌军的炮火,他们脸上充满毅然,依旧坚守岗位,任凭炮弹砸过来爆裂…….
法兰西之狐
中军的明军伤亡惨重,连汉王朱和墿都受了伤,他将身上浸染着鲜血的战袍扯下,抄起一支火枪,与士兵们趴到了一起。
徐明武超起望远镜,只见敌人在对面高地上梯次布设了四十门小炮,长得像俄国人的炮兵们光着膀子操作火炮,集中炮火轰击明军中军位置。
徐明武大急,回头大喝一声:“架好了就给老子开炮,狠狠的炸他娘的!”
初唐少年偵查錄 小倩幽幽
就听耳边响起一声怒骂声:“开个屁的炮!”
徐明武回头一看,只见秦时月站在他的身后,手里还握着一把手铳,枪口正对准了他的胸膛。
紧要关口,这个轴货竟然又跳出来了!
徐明武急了,大喝道:“秦大人,敌人在炮击中军,你是没看到吗?别给老子添乱!”
秦时月喝道:“徐明武,我警告你,你他妈的是步兵科第二十五期的,老子是炮兵科第十五期的,还轮不到你来指挥炮兵!”
徐明武盯着他:“那你他妈的要怎样?”
秦时月冷笑一声,冲着徐明武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潇洒地转身喝道:“一号炮,二号炮,校准射击!”
两道轰鸣声中,两门武皇炮开火了,然而两发炮弹一前一后的落在敌军炮阵前后炸开了,敌人阵地毫发无损。
徐明武大怒:“你他妈的,学的什么炮兵专业!”
秦时月脸色不变,目视对面的敌军炮兵阵地,继续喝道:“目标正前方,标尺六十,向左002,齐射!”
遊戲開發巨頭
六门武皇炮集体狂怒,急速射出的开花弹呼啸着飞向准噶尔军的炮兵阵地。
冰尊覺醒
开花弹在距离五米的空中开花,下方的准噶尔军伤亡惨重,顿时乱成一团,几名俄国炮火被飞来的弹片吓得六神无主,扔下炮弹没头没脑地乱窜,很快就被炸得首身异处。
原本畅快大笑的雷纳特再也笑不出声来,捂着脑袋四处张望,口中惊呼道:“我的天哪!敌人在哪里?”
又是一轮排炮,火光四起,准噶尔军的四门火炮被炸上了天,余下的火炮见势不妙,纷纷停止发射,炮兵们慌作一团,寻找炮击的来源。
不死武神
还没等准噶尔炮兵反应过来,明军炮兵接二连三的排炮飞了过来,整个炮兵阵地笼罩在隆隆的爆炸声中,雷纳特的炮营彻底哑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