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l5f都市言情 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起點-第一百章 守護的意義看書-f4jnd

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小說推薦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无垠沉默中,老者开口:“你……考虑的如何?”
陆沨看着他,“我还能拒绝?”
老者笑而不语。
陆沨很清楚,老将军一把年纪亲自上门,那是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如果不答应,估计他会一直待到他答应为止。
老将军目视山坡下的万家灯火,凝重道:
“半年前,战域收网,派出龙骧战团一千人雷霆出击围剿‘W’在全球的据点。29个据点,清除掉28个。”
仙道無盡
“我方的代价是,四百零六位将士牺牲。”
陆沨眉头紧拧。
四百零六个兄弟……牺牲了。
陆沨用手指碾灭了燃烧的香烟,心头堵得发慌。
老者顿了顿,想到牺牲战士的死状,闭目,再也说不下去。
都市少君
他抬手,示意身边的副官。
副官立刻明白,挺身,对陆沨行了一个礼,沉声道:
茅山風雲錄
“陆团,‘W’目前仅剩下最神秘的25号情报机构。我们去后,建筑里已人去楼空。那次围剿让‘W’大伤元气,‘25号’化整为整,潜伏进入华夏,并假冒不同身份,很难寻找。”
“上个月,战域终于追踪到类似‘W’机构的异常活动数据,出现在浦江。我们认为很可能就是‘25号’。25号一向狡猾,我方还是第一次监测到这么大频率的数据波动,猜想他们可能想最后一搏。只是,我们没想到W25居然没选择边境城市,竟明目张胆潜藏在浦江这个一线城市。”
老者点点头,看着陆沨,说道:
“浦江是金融之都,W25选择在这,必有其目的,只怕到时候会引起民众恐慌。如果战域突然驻军必然会引起25号的警觉,到时候再找到他们,会更加困难。因此,经战域和军部综合考虑,希望将这一行动托付给你,凭你的能力必然能查到W25在国内的据点和负责人。这个机构,太过邪门,单是他们竟折损龙骧军二百号人……实在不可小觑。你万不可与他们战斗,只需将他们的信息上报战域就是完成任务。”
陆沨挠了挠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哪还能拒绝。
不过,就算老将军不开口,他也必然为牺牲的四百零六个兄弟,报仇。
老将军以为陆沨不说话,还是在犹豫,有些无奈说道:
“我知道,你已经光荣退役,理应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是……W25是A国隐埋在我国最后,也是最深的刺。倘若这次能找出他们全部人员,将之一举拔除,定可保华夏百年安定!”
老者凝视陆沨,目光沉沉。
閃婚來襲:腹黑總裁奪摯愛
陆沨点点头,“行吧,这必须是最后一次任务。”
老者点头道:“我保证,这是军部托付给你的最后一个任务。”
“人手呢?”
“战境所有资源,任你差遣。记住,千万不要与W25单打独斗,打草惊蛇,切记不可引起民众恐慌。”
躁動的青春
“嗯。”
陆沨凝视三人,立定,敬礼,转身无言离去。
墨绿制服的副将双双回礼,一直目送陆沨的身影消失。
老者目光深邃,良久,他道:“你们俩觉得,我这么做,是对,是错。”
塵誘
副将看看彼此,对老者说道:“将军,陆团已经退役,却又要他步入这样的危险之中,确实不妥。”
另一副将道:“陆团退役前说,他累了,想过平静的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
良久,老者缓缓道:
“立于边疆,谁不曾遥望家园,念想那灯火阑珊。陆沨,是国之精锐,他既然答应,就一定明白,一日为军,终生军魂。只有尽我们和他的全力,才能守护万家灯火,一方暖炕……”
两个年轻副将,久久不言。
天际,阴云积聚,电闪雷鸣,大雨倾泻而入整个浦江……
……
傾世妖孽:夫君輕點愛 吳晚洛
陆沨回到兰家时,浑身湿透。
以他的速度,完全不会淋到雨。
只是在回来的路上,他想一个人走走。
赶巧就碰上了下雨。
霸道女友看过来 灵鹿呆萌
下雨也好,正好将他混乱的内心,冷静冷静。
也将自己这一年来的种种,思考了一遍。
从刀口舔血的日子回归平静的生活,容易,但要再反过来过一遍,从平静回归杀戮,容易吗?
还要瞒着老婆和那么多人过这种日子?
啧……
算了,反正更不科学的玄学技术都落到他头上了,还有什么日子不能接受的?
既来之,则安之……吧。
兰洛薇刚从书房结束工作,一出门,就看到陆沨浑身滴着水,沉默缓慢地上着楼梯。
她愣住。
印象中,她还从未见他这么……落寞?
兰洛薇不可置信。
他怎么可能落寞,只有正经人才会落寞。
兰洛薇站在楼梯口,看着陆沨,“喂,你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跑出去淋雨,把地板都弄脏了。”
陆沨抬头,看着娇美可人的老婆。
废土修真的日常
明明是个伤心就会跑出门吃棉花糖的小女人,非装作高冷,生人勿进,累不累啊她。
陆沨没说话,一步一步,走到楼梯最上面的台阶,兰洛薇吓得自动后退了好几步。
陆沨没忍住笑。
雁引春歸 弈瀾
“老婆,我冷。”陆沨湿哒哒地站在兰洛薇面前。
他很想把老婆捞过来拥在怀里,暖一暖自己被雨冲冷的胸膛。
兰洛薇戒备地看着陆沨,“那你还不快去洗热水澡。”
陆沨笑着叹了口气,果然等着老婆主动投怀送抱,是妄想。
“早点休息。”
陆沨笑笑,没再说话,转身经过兰洛薇,走向自己的房间。
兰洛薇疑惑地看着陆沨高大的背影,觉得他有点不对劲。
“喂,你没事吧?”
兰洛薇在后面,轻声问道。
陆沨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没事啊。”
兰洛薇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恍然大悟。
她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道:“那个,明天周一,我早上有一个重要的晨会,没空去民政局,婚就先不离了。”
陆沨摇摇头,老婆真是的,他的婚,是她说离就能离的?
不过既然她这么认为会开心,就随她了。
陆沨转头,微笑,“好的,老婆大人,你的决定很明智。”
兰洛薇面容仍是一脸高冷,在心里重重翻了个白眼。
她见陆沨要走,忽然想起刚才接到的秘书电话,微微蹙眉,喊住了他。
“刚才我了解到,乌氏药业明天有新总裁上任,这是今晚刚正式发布的商业资讯,为什么你两天前就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