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fyz超棒的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剎那輝煌-第一百零八章 全球恐怖推薦-3jeqg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好几辆的警车呼啸而来,打破深夜的寂静,最终在新滨松站的附近停下。
在闪烁着的警灯刺破深沉夜色的背景下,一大群警员四散开来,在站台附近勘察案发现场,或者找车站的工作人员、报警的节目组工作人员询问,以了解情报。
“你们确定真的是发生了绑架案件?”
在月台之上,翻阅着手中的文件,领队的中年警察眼神异常锐利,仿佛是要看穿自己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就相当圆滑的秃头男人似的。
“没错!”
节目组的导演一脸严肃的点头,紧紧绷着一张脸,看上去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心虚的表现。
毕竟如果想要让警察出动的话,他只能够这么说,即使之前的那些说法才是真相,但是必须承认的就是,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人愿意相信真相……毕竟就连他自己以及节目组的其他人,直到现在也都是觉得如在梦中。
“我们之前已经接到了十几个恶意的假报警情的电话,好像也是你们……”中年警察的目光依然锐利,沉声说道。
“不是我们!”
只是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导演就已经飞快摇头,果断的矢口否认。
“不管是不是你们,你们现在也是假报警情。”领队的警官并不买账,厉声的说道。
导演先生心中顿时一颤,有些慌乱,认为对方可能是看出了什么问题,只能够硬着头皮辩解道:“我们这里是真的有六个签订了合约的临时工失踪了,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假报警情,警官你可以去问问其他人……”
“……”
“……”
中年警察皱起眉头,环顾四周一圈,知道现场的这些人估计是已经统一口风,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即使自己已经看穿了,根本就没有绑架这么一回事,但要是他们众口一词坚持这么一个说法的话,那么作为警察,他的立场也会很麻烦。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就这样子放弃,毕竟无论是谁,在三更半夜的时候被紧急叫醒,被迫从被窝里离开赶往偏僻乡下的案发现场,都很难做到真正的心平气和……倒不是说他没有职业操守,毕竟要是正常的案件的话,那么他绝对是没有怨言的。
我的偶像大人
——但是偏偏这群人……
再次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记录,中年警察越发觉得心中有种烦闷感,他严重怀疑这群人是不是喝大了,或者磕多了,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在之前集体抽风,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干出来的事情。
要不……直接查查这群人的手机号码,确定到底是谁之前打过电话,然后有一个算一个,直接抓走了事?
毕竟大半夜的,总不能够和他们在这里一起疯吧?反正绑架抢劫什么的,绝对是无稽之谈,中年警察可以用自己多年的职业经验保证。
大约是看到对面的警司的表情变幻不定,导演先生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连忙上前一步,凑近了压低声音说道:“警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想想啊,如果不是真的出问题了的话,我们也不可能说这么多人同时发神经的吧……”
“这可说不准。”中年警察冷冷的呛了一句,他作为正常人,怎么可能理解神经病的脑回路?
导演先生苦笑说道:“警官,你想想,我们是TBS电视台的人……别这样看我,我不是威胁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像是我们这样的小角色,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在台里也是竞争激烈……”
平时小心翼翼的,就怕出现什么错误,这样子都还活得提心吊胆,生怕还是会被人抓住把柄之类的,又怎么可能说主动犯浑,嫌弃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太过舒心呢?
实际上如果不是知道那群人要是真的就此失踪,再也回不来,而自己隐瞒不报,事后极有可能要承担更加沉重可怕的后果的话,其实他根本就不愿意报警——至少在不久之前,事情发生之后,他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将这件事压下来。
只可惜的就是,他不过只是一个小人物,压根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而且这件事也有太多人知道了。
如果TBS电视台愿意帮忙的话,或许还有可能封锁消息,但是台里肯定不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更加不可能为了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而大动干戈……
正是如此综合考量之后,导演先生发现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向警方求援,不管行与不行,总得尝试一番,这也是为了挽救他自己前程的努力。不然的话,他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六个人的失踪的锅最后绝对得扣在他的头上,他还没法为自己辩解。
“嗯……”
中年警察微微沉吟了一下,觉得貌似也有些道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秃顶男人,又转头看了看其他的节目组人员。
细心观察之下,他发现不少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是眼神惊惶,表情多少也是有些煞白,似乎是在之前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如果排除他们是集体想不开,一起发神经,冒着被拘留的风险,想要和警方开一个恶劣玩笑的可能性……
那么——似乎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中年警察收回视线,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态度稍稍变得平缓了下来。
导演先生顿时松了口气,知道是自己的交涉起到了作用……只不过,他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毕竟对方明显还是不相信一开始的那个说法,然而真相偏偏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秃顶男人咬了咬牙,又看了看四周,再度压低声音:“其实是这样的,警官先生……”
对方再怎么不相信,也只能够这么说了,因为警方就算是严格按照正确的方向去查询,也不一定能够有什么收获,他若是在这个时候再胡编乱造一番的话,就更加没指望了。
而且搞不好的话,可能还会因为胡乱编造的原因,最终被识破,而将自身的嫌疑进一步放大……到时候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一分钟后。
“够了,我就不该有什么期待的才对!”
中年警察很是不耐烦的打断了导演的言语,他努力压抑自己被再次愚弄的愤怒,却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火大的表情:“你说你们在拍摄整蛊节目的时候,找来的群众演员真的上了一辆幽灵列车,就这样被带走了?”
“对、对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警察很像白痴?”
“但是事实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啊,警官。”导演先生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哀叹着强调道,“我也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可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真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的必要!我知道报假警是什么样的行为!”
“那证据呢?既然你们之前在拍摄节目的话,总该拍到一些东西吧?拿出来看看啊!”中年警察冷笑着,深夜的寒意越发浓重,他就越是怒火中烧,这群该死的神经病到底是在图什么?
“这个……”导演先生一时语塞,“我们设置了摄像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能够拍摄到当时的情况。”
或许就和失踪的那六个人一样,他们之前打电话来求救,也说过他们试图利用手机的GPS功能来定位,但是结果却是出错,无法定位。就和如月车站的那个都市传说里,莲实酱的遭遇一般。
可以使用手机,可以上网也可以通话,但是就是无法确认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想必是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在阻止人们揭开传说背后的那层朦胧的面纱。
“那就是没有证据了?”中年警察却是完全不吃他这一套,冷声问道,一语中的。
“没有……”导演先生一脸苦涩。
“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们都收拾一下,准备跟我们回警察局去吧。”
中年警察怒声说道,“我曾经听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人向警察局里扔鞭炮被拘留的,当时还觉得很不真实,因为不会有人这么蠢……但是现在看来,你们这群人貌似也不比往警察局里扔鞭炮的人高明多少……”
“我真的不是……”导演先生叹息着,正想要继续解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月台地面的微微震动,似乎是从下方的铁轨上传来的。
隆隆的响声自远而近,两盏刺眼的车灯在轨道尽头浮现,如同利剑刺破深沉夜色,长长的列车疾驰而来,如同蜿蜒的巨蛇,迅速的接近车站,速度也开始缓缓放慢下来。
“来……又来了!”
瞪大眼睛,导演先生一瞬间就手脚冰凉,感觉身体僵硬,如坠冰窖。
“什么?!”
警官先生也是愣了一下,紧接着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于是立刻警惕起来,对着自己的下属招了招手。
同时他的心中涌起了某种极其古怪的感觉,荒谬的念头遏制不住的接连冒出——在这种地方性的铁道上,运行着的不应该都是小型私铁吗?这辆大型列车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不成说,刚刚那个秃顶地中海说的天方夜谭,其实都是真的?
不对,一定是自己今天忘记吃药了……
领队的警官先生觉得脑袋里出现了一阵眩晕,赶紧晃晃脑袋,恍恍惚惚地看着幽灵列车缓缓进站,缓缓停靠在月台边上,接着车厢门齐刷刷的打开,露出了内部的一节节空荡荡的车厢。
“……”
“……”
没有任何乘客从上面下来,空气安静得有些吓人。
在这种可怕的氛围之中,之前见识过一次的节目组人员们,都是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仿佛是害怕他们稍微发出一些声响,就会被幽灵列车直接带走一般。
“来两个人,跟我上去看看。”
警官先生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招呼了一声,然后一马当先的走上了第一节的车厢之中。
他在车厢里转头看向车位的方向,发现一节一节车厢连结起来的长长空间,几乎是一眼看不到尽头,而且每一节车厢都是空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真的有些诡异。
不对,一定是自己先入为主的受到了影响的原因……
警官先生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两个警员,感觉心里有了些底气,他努力驱散脑海里的不安,给这种情况找了个解释,然后转身走向了车长室的方向。
车长室的窗户一片漆黑,似乎是贴了膜的样子,完全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他伸手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于是皱眉大声说出自己的身份,希望里面的人出来配合警方进行调查之类的。
还是没有回应,警官先生大为恼火,招来两个警员试图打开车长室的门窗。
但是就在他们折腾的时候,似乎是进站停靠的时间到了,车厢门突然关闭,列车缓缓的重新行驶起来……
“糟糕!”
警官先生神色大变,一瞬间就转身扑向车厢门的方向,用尽全力的试图将关闭的门打开,站台上的其他警员也纷纷反应过来,赶紧上前用力扒门,然而已经根本来不及了——
车门紧闭,纹丝不动。
列车的速度正在迅速的提升。
停留在站台上的人们,最终只能够看着车厢里的三个警察一脸惊恐的大喊大叫着,被列车带着迅速远去,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
……
夜晚过去,白昼来临。
短短一夜的时间,还不足以如月车站的新闻再次发酵,哪怕是一次失踪了接近十个人,其中三个还是警察。
不过开始有相关的消息在网络小范围流传起来了。
而在地球的另一边,黑夜却是已然降临。
一座灯火通明的高级别墅里,在伸手不见的黑暗之中,一个金发波浪卷,身材傲人,衣衫凌乱的高挑女生,紧紧的绷着一张小脸,快步走进了昏暗宽敞的舆洗间,她没有开灯,而是一手举着蜡烛,另一只手举着手机正在拍摄着。
来到镜子之前,她稍稍抬了抬手中的蜡烛,镜子顿时映照出了一张婊里婊气的脸,尽管表情紧绷着,不过忐忑的眼神还是显露出了她心底深处的不安。
迅速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她咬了咬牙,对着镜子轻轻地呼唤三声——
“Blood Mary”、“Blood Mary”、“Blood Mary”。
接着,她紧紧抿着嘴唇,死死的盯着镜子,举着手机,一动也不敢动。
虽然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不过黑暗的房间,昏暗的光线,还有镜子里的模糊影像,再加上都市传说给人的猎奇感,还是让她在此时此刻觉得有种恐惧的感觉。
“……”
“……”
幸好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金发女生一下子如释重负般的低下头去,长长的呼了口气,接着抬起头来看了看手机里拍摄的录像,按下了停止录制的按键,也没有怎么检查,转身就走。
不过就在即将走出舆洗间的时候,她下意识的顿住了一下,接着又疑惑的回过头来,举高蜡烛打量着宽敞的空间,不过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因为距离和镜子反光的原因,也看不到上面的影子。
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却像是被什么视线给盯着……
这种感觉过于强烈,让她很是不安。
可能是刚刚被吓到了,都怪他们!女生不愿意想太多,一步一步后退着离开了舆洗间,她总觉得自己只要一转头,或者一闭上眼睛,就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来到身边。
重新回到客厅,进入了光亮的环境之中,女生这才松了口气。
尽管空气之中充斥着某种糜烂的气息,那是酒精和毒品,以及某些奇怪的气味混合而成的结果,而客厅里也是异常混乱的场景,各种酒瓶子、外套、内衣以及用过的套套到处乱扔。
还有五六个衣衫凌乱或者干脆全裸的男女,正躺在地板上、沙发上,一脸疲惫或者一脸满足的荡漾……
很明显,就在不久之前,这里刚刚经过了一场“狂欢”。
不过这样的场景才能够让她安心。
“喏,我做到了,你们自己看吧……”没好气的将手机扔到就近的沙发上的男人的怀里,金发女生高傲的哼了一声,接着径直走到对面沙发坐下,熟练的抄起旁边的某些好东西卷在烟里。
点燃,吸上一口,感觉身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她美滋滋的喷出烟雾,整个人都瘫在沙发上。
“好好好……”
沙发上的慵懒男人敷衍的应和几声,根本就没看手机,而是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向其他的男女:“谁来洗牌?还玩吗?这一次一定是我当国王!”
“谁还想玩?”
“不玩了不玩了……”
“好累了……都已经嗨了一整天了……”
另外几对男女一点儿都提不起劲来,纷纷挥了挥手,表示已经没有兴趣了。
半个小时之后。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金发波浪卷的女生,慵懒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混乱不堪,像是垃圾场一般的客厅,撇了撇嘴:“一群混蛋,爽完了就走人,也不知道帮忙收拾一下……”
“不过滋味还是不错的,下次可以继续……”她舔了舔魅惑的红唇,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摇摇晃晃的上楼去了。
因为太累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照样没有开灯,而是摸黑着准备摸上床,借着睡意直接沉沉睡去。
邪 王 追 妻 毒 醫 世子 妃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刚刚又吸了一次,她现在的大脑有些飘飘然的,脚下也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在地板上,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趴在地上的女生嘟囔着举起手机,按亮屏幕,借助微弱的光芒,她发现床铺就在自己的前面,正准备支起身体爬起来,却是突然身体一僵……因为同样是借助微弱的光线,她看到貌似在床单另一边,有一双脚。
一瞬间,难以遏制的恐惧浮现,她的瞳孔猛地收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是错觉……肯定是错觉……我TM尽头吸得太多了……
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告诫着自己,女生鼓起勇气慢慢抬头,看向床铺的另一边,
什么都没有。
她的肌肉和神经直接放松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艰难的露出笑容,又下意识的低头再看了一眼,想要再确定一下。
床底那边有一只脚……
似乎另一只脚已经抬上床了,那个东西正准备向这边爬过来……
“……”
“……”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死死的盯着那只脚,一动也不敢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只是极端的恐惧已经疯狂的刺激大脑。
不能动……不能动……只要这样子看着它……它就不会爬过来……
身体颤抖着的金发女生死死的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床底对面的方向,不敢再抬头。
但是令她崩溃,几乎直接要昏阙过去的一幕出现了——在她眼睛生疼的死死注视之下,那边剩下的那只脚竟然也慢慢的抬起,似乎也压到了床上去,在她的视野之中消失不见。
嘎吱嘎吱。
床铺似乎因为什么重量而发出了声响,有东西在床上向着她这边慢慢爬过来。
女生彻底崩溃了,她的身体剧烈发抖,无声地哭着,一张脸上很快的就挂满了鼻涕和眼泪,将浓妆弄花……可是她不敢抬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维持趴着看床底的动作,独自一个人跪在床前,在这黑暗的空间之中。
慢慢的……
她感觉到有长长的发丝从头顶上垂落下来,落到自己的脖颈、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