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7u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我的肩膀,從來就不是擺設展示-kzpf6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夜凉如水。
白羊,我等妳
南宝衣沐过身,换了件梨花白的裙衫,用一根红绸束在发尾,刚踏出门槛,就瞧见小阿弱安静地坐在台阶上,正低头编织秋海棠花环。
她在小家伙身边坐了,摸摸他的脑袋:“还在为白天的事难过吗?”
小家伙摇摇头:“阿娘,四皇叔教导我,人生苦短,不要为不值得人难过,所以我早已不在乎徐家的事。”
南宝衣捧着脸:“那你在烦恼什么?”
母皇 流浪的蛤
小家伙像模像样地吁了口气:“裴家姐姐又不搭理我了,我打算送她亲手编织的花环,好好哄一哄她,就向父皇哄阿娘那样。前几日路过寝宫的时候,我曾听见父皇对你说思之如狂,阿娘,我对裴家姐姐,大约也是思之如狂的。”
南宝衣噎了一下。
这小屁孩儿,他知道“思之如狂”是什么意思吗?
也怪二哥哥,没事儿说什么情话,给小孩儿学去了多不好啊。
她正儿八经:“小孩子家家的,正正经经道歉就好,说那些话反倒不好。”
她喊来东宫的护卫,派他把花环送去裴家。
阿弱放了心,又稚声道:“阿娘,你还在为曾祖母伤心吗?”
见南宝衣不说话,他主动抱抱她,安慰道:“曾祖母只是变成了小孩子,可她仍旧是曾祖母呀!咱们好好照顾她,就像她照顾小时候的我们那样!阿娘,以后我可以和小舅舅一起陪她玩儿!”
只是变成了小孩子……
南宝衣忽然泪水盈盈。
她望向小家伙,小家伙笑起来十分俊俏,弯弯的眼睛满是温暖,像是冬夜的星星和夏天的萤火虫。
王爺救命:王妃太彪悍 八翼
她抱住小家伙,又感动又喜欢。
到了深夜,阿弱被嬷嬷领去睡觉了,南宝衣仍旧坐在台阶上,仰头凝视漫天繁星,秋夜泛凉,她忍不住搓了搓双臂。
正出神时,一件厚实的大氅披在了她的肩上。
她望去,二哥哥不知何时来的,撩袍坐在了她的身边。
他道:“听说祖母病了,因此过来看看。”
见南宝衣不说话,他眸色深沉些许。
昔年在锦官城时,他曾立下誓言,如果他的小姑娘不想努力,那么他愿意把她藏进自己的羽翼之下,千娇万宠好生呵护。
如果她想凭借她自己的力量,鹰击长空青云直上,那么他也愿意放开手任她翱翔。
如今,他的小姑娘怕是飞累了。
金丝雀,也是时候飞回属于她的金丝窝了。
他伸手揽过南宝衣的脑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他轻声:“南娇娇,我的肩膀,从来就不是摆设。”
南宝衣怔了怔。
她望向男人,他的下颌线条硬朗漂亮,透着过去所不曾有的贵气和冷峻,眉目更是犹如高山,是非常沉稳可靠的模样。
额角带着几处难以发现的细小伤疤,顺着衣领往下,她知道他的躯体上也残留着很多新伤旧伤,全是这些年南征北战留下的功勋。
她的二哥哥,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南宝衣眼尾湿润。
——————
她疲惫地靠在他的肩头:“二哥哥……”
秋虫窸窣。
大清,坑妳沒商量
今夜静谧,月色很美。
……
“封后?!”
大司马府。
白白胖胖的徐夫人刚哄着女儿睡下,闻言,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南宝衣那样的,真能当皇后?!她的罪名都还没有洗脱,她——”
“闭嘴!”
徐越山怒不可遏,恨不能给她两巴掌:“天子亲口跟我说的,还能有假不成?!封后圣旨就在除夕那天,天子让你作为命妇们的表率,带头跟她搞好关系,为她将来封后造势!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徐夫人嘴唇哆哆嗦嗦,踉跄着后退两步。
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她不是还在宫外吗?要不,要不我派人去给她送点儿礼?咱们前阵子新得了一对黄金玉如意,不如——”
“蠢货!你以为南家稀罕咱们那点宝贝?!”
徐越山气得捶桌。
他撩袍落座,一口气喝完一大碗冷茶:“今非昔比,如今长安城不是沈皇后说了算,也不是世家高门说了算,而是新帝说了算!新帝的心尖尖上藏着谁?还不就是南宝衣?!送上门给你攀附的机会,都叫你弄得鸡飞蛋打!我这前程,怕是被你毁了!”
徐夫人面如土色,颤巍巍地给他添茶:“夫君乃是天子的得力干将,天子又怎会因为一个女人——”
徐越山见她毫无悔意,气得端起那碗茶泼在她脸上,气冲冲地拂袖离去。
無盡之門(女兒總是被穿越) 長洲冬馬
徐夫人双腿一软,狼狈地跌坐在地。
呆了片刻,她猛然嚎啕大哭。
徐晚婉被爹娘的吵架声弄醒,拖着枕头过来,稚声道:“阿娘,谁欺负你啦?”
徐夫人哭着哭着,瞧见自家女儿站在灯火下,乖乖巧巧,小脸白嫩清秀,长大了必定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她突然想起什么。
她连忙擦去眼泪,连滚带爬地把徐晚婉抱到怀里:“阿娘的好婉婉……将来太子殿下那边,你可要给阿娘争口气……阿娘明日就想办法,也把你送去国子监读书……”
徐府闹腾着。
另一边,李家祠堂。
李瑟瑟不敢置信:“封后?!”
这段时间她一直被关在祠堂里。
她在中秋国宴时闹出了天大的笑话,还擅作主张,让战争中失去父亲的孩子都到李家书院读书,害得家里平白支出大一笔开销,把父亲气坏了,罚她在祠堂抄写佛经闭门思过。
一盏绛纱灯立在角落,光影幽暗,隐隐绰绰地照出无数牌位。
绛纱灯下坐着一个少女。
小脸刚好隐在纱幔投落的阴影里,跷着二郎腿,正着嗑瓜子儿,腰间和腕间悬挂的金铃随着嗑瓜子的声音发出清脆声响。
李瑟瑟坐在不远处的床榻上,双手紧紧抓着棉被:“南宝衣何德何能,居然能被封为皇后?!天子,天子他是那样的好,每次远远见到,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被他征服……每次听说他的赫赫战绩,我都会特别崇拜感动……他那样好,她怎么配得上?!我不服!”
白皙的手背青筋暴起,她满脸不甘心。
绛纱灯下的少女吐掉瓜子壳儿,轻嗤:“不服又如何?你还能杀了她不成?”
说到“杀”字时,少女拿瓜子的手有些不自然,投落在面颊上的睫毛阴影也飞快扑闪了一下。
也是与五行八卦打交道的人。
她知道有的人被天道庇佑,凡所伤她者,必死无疑。
可她与冷宫里的那个女人达成了交易,她必定要取南宝衣的性命,而她不肯损伤自己的命格,便偷偷过来怂恿李瑟瑟。
“杀了她?”李瑟瑟呢喃,秀眉微微蹙起,“我,我从未杀过人。”
“你若不敢,借别人的手也是可以的。”少女嗓音带笑,“她得罪的岂止是世家,不是还有寒门吗?世家向皇权低了头,可寒门子弟铁骨铮铮岂肯轻易臣服,若是有人煽风点火……当初宫中品评,她折辱寒门子弟的那些话,可都还历历在目呢。”

寒门不会叫娇娇受委屈的,娇娇寒门有人